Return to site

银杏分享会 | 齐丽霞 走进城市的那条路

· 银杏分享会
她来自 木兰社区活动中心 她希望 进城务工的女性都能找到自己 她说:我们没办法让她们变成有钱人,但可以让她们的生活从绝望中开出花来

走进城市的那条路

大家好,我是木兰花开的齐丽霞,我们机构是为基层的打工姐妹提供服务的。(大家)经常看到的服务员、家政工、小时工,只要是女的,来自农村,都是我们的服务对象。大家平常对她们接触虽然很多,可能对她们了解并不是很深。下面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她们通常的人生轨迹。 这些姐妹,通常是初高中毕业就离开家乡,来到城市,带着各式各样的梦。因为年轻,她们貌似有很多选择,可是到了20岁左右,家里人就开始逼婚。有些姐妹,甚至连相亲带结婚在一个月就完成任务。等她们生完孩子再出来的时候,面对的却是“未婚、25岁以下”的种种限制。她们只能找门槛更低,工资稍微差一点的工作。 等她们到了40岁,“上有老、下有小”,这个时候她们能找到的工作就更差了,环境也很差,工资也非常低。但这个时候的开支却非常大。她们的孩子如果放在老家,是留守儿童,隔代教育,性侵、暴力都让她们实在放心不下。带在身边有另外一个标签,流动儿童,频繁转学甚至上不了学,对她们来说也是太大的难题。 等她们老了,多数人没有积蓄,没有养老金,她们能靠的只是孩子的贫或富、孝或者不孝,来决定怎样的活着。 更可悲地是她们的孩子已经慢慢长大,大多数都将重复经历和母亲类似的人生。 听我讲完这个恶性循环,大家心里应该已经充满了绝望。是的,我也常常有这种情绪。贫富差距、阶层固化这样大的社会问题,的确是我们一个小小的机构不能解决的。但是好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些问题。 我们能做的只是在城市里为她们提供一个社区活动中心。这些姐妹们可以在一起创作、演出,她们把她们的打工处境表演出来,把她们的心里话唱出来。她们的孩子和志愿者在儿童活动中心学习、玩耍,她们也可以通过各种各样培训、活动,来学习怎么教育孩子,怎么陪伴孩子,怎么提升她们自己。 有这样一个姐妹,她15岁就离开家乡出来打工。后来结婚生了两个孩子,她的丈夫认为除了赚钱养家,其他事他都不用操心。她的两个孩子调皮捣蛋,成绩很差。她多次被老师叫去训斥,有好几次跟我说,她想自杀,因为生活实在太艰难了,太累了。我发现她的主要问题是社会交往面窄,有了困难不知道找谁沟通,人很不自信。 于是我们邀请她参加了文艺队,经过20多次的活动,她认识了好多姐妹,性格变得开朗起来了。她也学习了家庭教育,慢慢地知道怎么教育孩子,孩子慢慢懂事了,成绩也提高了,生活仿佛一下子顺了起来,看见阳光了。她原本就擅长做饭,在我们的支持下,在她家附近的小学旁开了一个小餐桌,为其他的孩子提供午饭。于是慢慢有了稳定的收入,她的底气足了,人也自信起来。像她这样的姐妹还有很多。 她曾经告诉我说,我小的时候是谁的闺女,结了婚之后,我就成了谁的老婆。当有了孩子,我就变成了谁的妈妈,只有认识了木兰之后,我才真正地找到我自己。 像她这样的姐妹,我们可能没有办法让她变成有钱人。但是在我们的陪伴、鼓励下,她找到自身的价值,面对困境时不再那么绝望。她知道不是她一个人面对这些困难,她的身边有支持她的姐妹、志愿者,还有专家,我想这就是我们机构存在的价值,就是在那里,在姐妹低谷时,托她们一把,在她们陷入困境时,陪伴着她们,给她们最温柔的支撑。

(活动现场摄影:丁沁)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