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银杏分享会 | 张丽宏 带迷路的孩子回家

来源:银杏基金会

· 银杏分享会
她来自 西安慧灵智障人士服务工作站 她希望 每一位“大小孩”都能在阳光下生活 她说:我们需要每一个你,看到他们 她是张丽宏

带迷路的孩子回家

大家好,我是慧灵的张丽宏。“慧灵”两个字都是聪明灵敏的意思,但是我们每天面对的却是一群智力在1岁到6岁的“大孩子”。他们有着成年人的身体,却有一颗纯真善良的心。   慧灵是致力于为16岁以上心智障碍人士,提供日间培训、职前训练、庇护性和支持性就业辅导,以及晚间的社区家庭住宿服务。我们的模式是开放社区化服务模式,我们希望每一个孩子能够融入社区,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在心智障碍服务领域里面工作了12年,在工作中我最害怕的事,就是有同事跟我说某某学员不见了。 2008年的5月7号,一个职训组的学员,没有回到他住的青年公寓。职训组主要是为16到20岁的中轻度的心智障碍人士提供技能培训和社区适应,也就是他们能够基本生活自理。我们提供一些关于时间观念、交通能力,还有一些社交礼仪的培训。   他整整地消失了15天,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制作了上万份的寻人启事,登了报纸还上了电视,还去教堂祈祷,甚至还找了一个懂易经的师傅帮忙测算,也动员了上百人的志愿者在西安城内地毯式的搜查,最后在他家的附近找到了他。那个时候正赶上汶川地震。我回到家的时候,电视里想起了音乐说“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要找到你。”找寻的15天让我非常地难受和煎熬。 这算是一个幸运的例子。同年的11月2号,我们又一个学员不见了,5天以后我们在水塘里发现了他。不知道是渴了他去找水喝,还是他晚上走看不见掉下去了。但是就是这个一不小心,把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送上了天堂。 就在前不久,可能朋友圈里面的人都知道,我们一个14岁的自闭症的学员,从晚间住宿家庭跑了。其实他才来了4天,助理社工没有追上,然后通知了我们所有的老师。就在找的路上,有一个线索说他去人家一个饭店抢客人的水喝,被老板报警了。所以当时我们还挺高兴的,有一个希望说警察带走就是好的,就有希望。当我们找到那个警察的时候,他说“我以为他是神经病呢,所以我带着他走了100米就放了。”我们重新又回到茫茫人海,开始大海捞针地寻找。   这个事发生了以后,我觉得应该联合公安、媒体、家长、志愿者,甚至同行机构建立一个安全的防御机制和系统,给他们这种(容易)丢失的学员配GPS,然后随时能跟踪到他们的行踪。 从2002年西安慧灵成立到2015年,我们共发生的走失事件17起,当我们坐下来反思这个问题的根源的时候,其实我们发现绝大多数的学员,都是因为他们想他们父母了,想回家,但是他们找不到回家的路,不会坐车。或者是说他对现在的生活感觉没趣,他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有一些学员是家庭矛盾的核心,他是父母的出气筒,他想逃离。我们称这种的丢失叫做“投奔自由”。 我做总干事十年了,我也反思了我自己,绝大多数的精力都在忙着筹款、找项目、公关政府,然后想找更多的钱给员工提升福利,能够留住那些专业的社工,能够让他们持续地服务。总是感觉特别的忙。 只有当一个学员丢了你放下所有的工作,你在这个寻找的路上,你才开始反思,说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们丢了服务的根本。我们到底是在为谁服务?他们需要什么?很多同行机构为了保证服务安全,他们采取封闭式的服务模式,就是锁起大门。但是慧灵不想因为每年一两次“投奔自由”的学员,而把成百上千学员的自由之门关起来。也不想让他们像金丝雀一样活在一个监狱般的环境和生活里面。   我们残障服务行业有一句话说“没有残障的人,只有残障的社会。”这样一说,其实学员的丢失都不是他们自己的问题,而是需要一个安全和更接纳的社会环境。 所以,我在这儿发出号召,如果您身边遇到了这样迷路的孩子,您哪怕帮他打一个电话,或者给他们一点儿吃的、喝的,或者一个短期的庇护的地方,或者您报警也行,就是哪怕所有人有一个小小的举动,都是让他们能够尽快地回家,也给所有心智障碍人士一个更安全,自主的融入社会的机会。谢谢大家!

(活动现场摄影:丁沁)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