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银杏分享会 | 李俊 农村和年轻人都需要彼此

来源:银杏基金会

· 银杏分享会
他来自 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 他希望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回到家乡,走进农村 他说:所有人才都是在解决困难中得到成长的 他是李俊

返乡创业

大家好,我是李俊。几天前我刚结束在台湾东部农村15天的志愿者行程,相信不少去过台湾的朋友会说,那边的农村和公益组织真好,我也这么觉得。在日常和他们生活之中,我在思考:为什么台湾农村和公益机构,能够那样发达?为什么那里能够留得住青年人? 当时我在的美和村不到两百人,但他们有十多个青年人能在村里的农协或公益机构工作。他们中有四五个是本地原住民的孩子出去后又回来的,有四五个是从台北的城市来到这里常住。他们都有比较好的教育背景或是不同工作经历,同时他们也都愿意放下都市的生活来农村发展。当地把他们叫做返乡青年,或者是归农青年。 我和我的机构所面对的云南农村,其实论自然条件和物产文化等,绝对不亚于台湾农村。在云南的环保、贫穷以及灾害等等社会问题解决,都需要青年人、尤其缺乏有见识的年青人参与。其实在很多的县里本地NGO并不多,即使有,也只有很少的人去参与。而吊诡的是,在大多数县城,每一年都有数以千计的大学生毕业,他们挤破头地去考公务员、去考教师。当考不上的时候,他们就会说我自己没有出路了,我自己很迷茫。其实他们中间也不乏有一些是怀有梦想,想对家乡做点事情的农村青年。   我们来看看2012年这照片,当时我们在沧源佤族县做了一个新农村建设的培训。培训结束后,我们想要找当地的人来做长期的社会服务。费尽心力地找到了江龙跟小菲,他们当时一个帮父亲在乡下代课,一个毕业找不到工作,帮妈妈在村子里种甘蔗。 我们建立了社工服务站跟他们一起工作,培训、陪伴以及投入资金,派资深的工作人员和他们一起走村串寨。他们当时有这个工作是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有工作做了,还是自己喜欢干的。担心的是这个工作我们也不会做,还有一个就是它是不是长久的工作。 在一年多里陪伴他们走下来,他们自己建立了边境的留守儿童关爱中心,也协助建立了当地农民合作社,现在正注册“源心”社工服务中心,希望可以让更多的人受益。   其实在灾区也一样。这是2014年的8月鲁甸地震灾区,图中的4个青年人小娥妹和金永当时大学刚毕业,明华和小铁还在上大四,她们中有学数学的、学工程或社工的,因为地震一冲动就回去做志愿者,在帐篷区几个月待下来,眼睛熬红了,人瘦了一大圈。 紧急救援阶段结束后,他们当时很想留下来,可是如果留下来怎么做?如果不留下他们又该怎么办?这时,我们机构想办法支援,投入了一个社工站,一样有资深工作员和他们一起工作。然后一年多以来,他们每天步行两个多小时去走访老乡、做工作,现在不说累还愉快得不行。今年4月已经拿到民政局的新项目,也注册了“顺心”服务中心,可以在当地扎根。而且他们中的有一个,还有之前沧源的江龙今年都已结婚了,就在当地安的家。我们想这样很好啊,就是说更能在当地扎下根了,应该是可以真正的有五年、十年去更好的服务。 一路走下来我会看到,这些有心做事的青年人缺的只是平台、机会,以及需要有人去陪伴同行做支持。   我自己也在2015年放下做了九年的机构,返回了我的家乡唐家村。我在那唯一的同事也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们从留守儿童与社区教育开始,这是每一个村都需要的。其实云南有100多个县,各县有NGO机构的不到10个县,而中国有2800多个县,如果能够让社会投入更多的资源去建立平台,那类似江龙们这样的年轻人就能够扎在当地,开展更多的服务!他们完全可以从仅仅是想找工作的人成为创造工作岗位、解决社会问题的人! 我觉得广阔的农村是孕育着大量机会的,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勇敢地投入进来,尤其是投身到农村公益创业中来,谢谢大家! (PPT中摄影作品由演讲人提供,活动现场摄影:丁沁)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