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蓝方 | 思辨教育的实践与思考

来源:银杏基金会

· 银杏年会

我来自一家致力于思辨教育的社会企业“C计划”。C计划的C是指critic thinking(批判性思维)和civil education(公民教育)。我们期望用思辨教育重塑公共理性。
 
缘起
   
每次说到公共理性这个词,我都很喜欢和我的朋友们分享我做记者时的一些故事。在和我的合伙人创办C计划之前,我在财新传媒做了6年的公共政策记者。可能是因为记者这样一个职业,让我对当今社会公共理性的缺乏尤其敏感。例如,我原来跟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异地高考的事,每次写报道,我们会看到留言区里永远都是所谓的北京土著和外地人在相互攻讦。
 
又如,我之前写过很多医患冲突、医患纠纷,不管每次是去还原那些血淋淋的事件,还是追问它背后的制度性原因,永远都会看到有一群嗜血的看客,在为这样的暴力、冲突大声地鼓掌和叫好。我们非常困惑地看到,当今社交媒体和资讯越来越发达,我们的社会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越来越融合,反而越来越容易看到这种公共群论场上的撕裂以及它背后社群的撕裂。
 
但凡涉及到公共性质的讨论,相较于理性平和的协商、就事论事,人们似乎更热衷于站队、贴标签、扣帽子等等。这其实也就是一种公民素养的缺乏。我们说一个现代文明的社会是离不开高质量的公共参与的,如果没有公共理性作为基础,整个社会非常容易被一些所谓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绑架,公民参与得越多,这个社会反而有可能越危险。公共理性背后,必然是一个又一个具有独立理性思考能力的公民。我们如何才能这样的公民呢?这就是C计划主要回应的问题。
 
创办
 
C计划其实是一个特别年轻的机构,创立到现在不过4个月的时间,全职工作人员也就只有我们主创三个人。我们三个人应该说是传统应试教育体系下非常标准的好学生,一如我的背景是法学和人权法,毕业之后就一直在财新做公共政策记者;我的一个合伙人郭兆凡,是清华和伦敦政经学院的人类学毕业,之前在金融和教育行业从业;另外一个合伙人是叶明欣,她从北京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学院毕业后,就一直在做劳工的法律援助和劳工政策的倡导。
可能是因为我们现在的战略、职业背景都是高度参与和关注公共,也因为我们在国外也接受了比较系统的人文社科的训练,所以我们对批判性思维特别地关注,也在这个领域有了一定的积累。
 
C计划做什么?
 
1. 通过课程分享思维方法和工具
我们具体做什么?一说起批判性思维和理性思维能力,大家是不是觉得是一个特别虚无缥渺、很难把握的一个东西?但事实上,国内外学者在批判性思维领域已经耕耘了很多年,发明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思维方法和思维工具。例如我们看到第一个图,这是个非常经典的模型,叫做图尔敏模型。我们说到讲理就是论证,怎样让自己的论证更有力、更有效。这样一个框架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去构建自己的一个论点。
 
像第二个模型也是很有名的,叫八要素,它其实也是一个分析框架。针对一个复杂的企业,我们如何从它的目标、信息假设等等各个方面去更全面地理解和分析这样的问题。
 
所以,我们现在就是把这样一些非常成熟的思维工具和思维方法,进行了课程化。而我们在这样的课程里分享给大家的绝对不仅仅是一些工具和方法,我们强调说理,意味着以理服人。你要跟对方讲道理,意味着你把对方放在一个平等的地位去尊重他,你不会去欺骗他、侮辱他、歧视他、用暴力去对待他,这样一种理性精神是现在构建公共理性最重要的一个根基。
 
现在大家看到这个图是我们现在线上课程的一个课程框架,我们做了两个系列的课:
 
系列一:一破一立。破系列就是堵住思维漏洞,就是在批判性思维的领域里,把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思维谬误归纳总结了20多种,比如我们经常常见的转移话题,偷换概念等等。我们把这20多种谬误按照一定的内在逻辑,把它进行了分组,做成了不同的课程。例如我们刚刚结束了第一期课程,我们做了4个谬误(非黑即白、错误归因、立场先行、过度概括),他们的关系是共同构建了偏见的逻辑链。所以,我们第一期课程的主题就是打破偏见逻辑链。
 
系列二:大脑加速器。破,怎么避免错误;立,怎么建立一个更好的逻辑思维能力。例如,刚才永光老师说到现在骗子这么多,我们怎么避免被骗,我们怎么去提取最可靠、最有效的信息。就涉及到信息素养。
 
我们经常听到结构化思维这样的词,我们怎么用结构化思维去思考一个问题,最深层次的原因,我们会做一个专门的结构化归因的课程。所以,我们大概设计了8到10期课程,这是我们总共的课程体系。我们在做线上课程的时候,会有一些思维工具是相对独立和成熟的,例如我这里列了三个,八要素分析法、结构化归一、论证模型等等。
 
2. 思维工具与议题的结合
除了独立使用思维工具,我们还可以把它拿出来和不同的议题相结合,例如我们会用八要素分析法来分析一个和发展、贫困相关的问题。我们之后还会用结构化归因分析婚恋问题,用论证模型去分析职场问题,它只要每个相结合点,我们就像搭积木一样,可以拿出来做一个三小时的线下工作访。
 
C计划如何做?
 
很多伙伴都会比较好奇我们的线上课到底怎么做,刚才说到大家看到我们这样一个框架,我们每一期线上课大概是3到4个星期的时间,基本的平台就是微信。每一期参加的人会有120人-140人,我们每一次课3到4个星期的时间,每个星期是一个周期。在这个周期里面我们具体做什么?
 
1. 课前讨论: 从生活痛点到更大的话题
我们每个周期会先做一次课前的讨论,这会和我们当周的主题紧密结合,我们选择的议题会重合大家非常有生活痛点的,例如人为什么会出轨,为什么要买房,孩子该不该去读重点学校,慢慢过渡到一些更大的话题,难民危机、安乐死,包括一些热点议题“孙杨和霍顿撕起来了,你站到哪一边”。
 
我们现在的策略就是先吸引学员来参加,从大家生活当中一些痛点和热点切入,慢慢地在课程当中不知不觉的把大家的讨论带入到公共领域,把我们认为一个合格的现代公民应该去关心、关注的议题慢慢带入我们课程当中。
 
2. 讨论规则的制定
大家现在可以想一下,我们130个人的大群,讨论这样的问题,会不会是一场灾难?事实上,真的会是这样。我们也一直在找比微信更好的组织讨论的工具,但是现在确实很少有这样比较成熟的工具。所以怎么把这个讨论组织好,其实关键是我们的讨论的规则怎么设定。
 
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任何一个人发言,一个屏完全截不下来,我们是要求我们的学员必须用长微信、呈系统的大标题、小标题一层一层的系统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样,一个系统梳理和表达的过程就是你的思维训练,同时他需要认真去看对方系统表达的观点,再进行一个系统性的反驳。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现在已经完全可以避免在群中的闲聊和灌水,很多学员跟我们说他看到其他的微信群天天在那里灌水的时候,他们反而觉得非常不习惯。
 
3. 课堂讲座——千聊直播和麦克作业
做完课前讨论之后,我们有时候会做一个总结,把当中的争议点提炼出来,然后我们再进行一次课堂的讲座。讲座是一个小时,现在做课堂直播的有很多APP,我们最后选择的是千聊直播,它最大的一个优点在于它是内嵌在微信上的,不需要再下载任何APP。所以,学员听课和进入的门槛非常低。
 
左边这个图就是千聊直播间的截屏,右边就是我们上课的截屏,你可以看到上面就是PPT,我们会像比较正规的课堂一样给大家讲,我们的目标、框架是什么。下面就是一条一条的语音条,它可以根据PTT定位语音条,讲着讲着学员觉得你讲得好,下面就给你一个打赏,左下方是一个弹幕,他们可以通过弹幕的方式进行交流、讨论,可以跟导师有个非常实时的互动。
 
所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非常好的来组织我们线上的课堂,上完课之后做作业,我们是通过麦客这个平台来做作业。左边这个截图就是我们通过麦客把作业做好之后,把它扔在群里面,大家自己回去做。右边的截图是麦客的后台 ,大家作业的反馈,我们给大家批改作业,一对一的反馈给我们的学员,同时我们每周会在大学里做一个点评。
 
这样一个周期就是我们一周的课,大概每3、4周就构成我们一期课,我们每个月会有两期这样线上的课。就是每个月我们都会开新课。还有一张PPT,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学员的作业,真的是非常的认真,这是我们讲的结构化归因之后,第一个学员她回去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分析我为什么不想生二胎。分析完之后,她更坚定了自己绝对不要再生二胎。第二个话题是当时比较热的,是南方日报的强奸案,也是有一个学员花了很长的时间做了一张图来分析,再这样的强奸案当中,到底过错方在哪里,我们要不要去谴责受害人。
 
盈利模式
 
下面讲讲C计划的盈利模式。其实我们的盈利模式很简单,作为一个社会企业,我们的盈利模式就是向受众收费。
 
我们的产品现在有三块,第一块就是公共教育。刚才我说到线上课程,120-140人,我们的收费非常低,99块钱一个月,会有导师跟你一对一的交流和点评。这个价钱是远远低于现在市场价的,大家现在随便打开看一看管理、思维、培训,都是499、899一个月,都会有很多人参加。但是,我们因为还是会尽可能的让我们的课程会影响更多的人。所以目前定的是较低的价位,但未来我们会慢慢的涨价,每次120人-140人也是我们做了很多次课程之后发现一个比较合理的规模。因为这样我们改作业才改得过来。大家在群里面讨论不至于太冷,也不至于太聒噪。
 
第二块是做线下工作坊。每两周会做一次线下工作访,收费是68块钱一个人。我发现线下工作坊消费习惯的改变会比线上要难。因为像北京,周末有大量的各种各样的资源,非常多的活动,都是免费的。除了像我们媒体圈子和公益圈的人,对普通人来说,周末花69块钱看一场电影,喝个下午茶,很少有人会想到会约着女朋友去参加一个工作坊。
 
但是,消费习惯是可以改变也应当改变的,比如我们第一次做工作访的时候,收69块钱,只招募来了5个人,然后通过我们的合作伙伴又招募来了5个人,10个人开了一期工作访。但是,我们现在再开工作访,一个告示发出去,基本上两个小时30个人很快就会报满了,很多人会觉得有意思。参加过一次之后,他下次还会再来参加。
 
第三块,我们现在也做一个线上的主题讲座,这个是免费的。我们花钱请我们觉得有意思的人到C计划的平台上给我们的受众、读者来做讲座。也是在千聊平台上,每一次的讲座大概会有2000多人来参加。免费的原因是我们在做这个讲座的时候,带有非常强烈的价值倡导,倡导批判性思维,倡导理性思考、倡导多元价值观。所以,这块我们希望它汇集到越来越多的人。
 
第四块就是我们现在运营的自媒体,一般是每周有3、4次更新,这块我们就没有做一些所谓的盈利模式。就是比较简单的依靠我们的读者给我们打赏,少的话几十块,多的话几百块,也算是机构的一小块收入。
 
另外两块,就是企业培训和行业培训。这块我们就是按照市场价向企业、行业进行收费。我们现在的成本非常低,因为整个投入就我们三个人的劳力投入。我们也不去办公室,在家办公,然后每周找一个我们最喜欢的咖啡馆,做一次周会。所以,是一个非常轻资产的模式,只要我们开课,就会有现金流,就能保证我们有一个相对的收入,也保证我们的 C计划可以持续性的向下运营下去。
 
谁在参加C计划课程?
 
大家会很好奇,到底谁在参加我们的课程?我们的目标是面向青年人,所有有意愿成长和改变的人,而不是根据你的年龄去定义你年轻与否。说到这里的时候,很多朋友都会提出来,你们做的事情很有意义,你们说的事情也很有道理,但是你们为什么要面对成年人?成年人的思维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你们应该去面向孩子,应该去中小学课堂,应该让青少年上你的课。
 
每次听到这样的建议,我们都会很坦然地说,是的,确实是这样,但是作为一个从零开始的机构,我们刚刚开始创立的时候,手头唯一一个成熟的推广渠道就是微信,就是一个粉丝数为0的微信公众号。而微信的重度使用者是你和我一样的年轻人。
 
所以,刚开始,这个成年人究竟会不会对我们的课程感兴趣,究竟通过我们的课程有多少改变,我们心里是没底的。但是,现在做了4个月,我确实可以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们的一些心得。大家可以看到,参加我们的课程,70%是女生,30%是男生,这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本科级硕士以上占90%,说明这些人本身具有一定的理性思维能力,他有这样的意愿,意识到自己思维的短板,他会来参加我们的课程。在北上广深的比例超过50%,但是这个比例会浮动,因为越来越多参加过我们课程的,可能是中小城市的人,他会推荐越来越多他的朋友来参加。所以,这个比例有些变动。
 
行业就比较杂了,目前是IT、金融、法律、教育、公益这五个行业是最多的。这些成年人在参加我们的课程到底有什么样的一些变化,我这里简单的截了几个屏,因为这样的屏特别特别的多。现在我做这样的在线教育,包括线下教育会让人的成就感会更多,因为你说的一句话有道理,你给大家的干货是有用的,马上就会有很多的赞美和很多的反馈,我们的学员会告诉我们。我这边还截了一个屏,就是我们每次搜集学员反馈,大家都会花很长的时间,做一些定量、定性的数据的搜集,他们会跟我们讲很多的小故事,参加我们的课程是如何改变他们的生活。
 
例如我们一个学员上了我们论述的课之后,他就会说,在看到网上一篇文章说得好爽,但不会简单的因为他说的爽就转发,他会下意识的去检查他的假设,他的理由、证据是否充分。每听到一个理由,他马上会下意识的去追问为什么,甚至会拿出纸和笔画一张树状图,去分析它的内因、外因,追问它深层次的原因。
 
现在比较有意思的,我们之前一直在考虑,我们怎样才能让我们的课程下沉,去接触到更多的青少年。但我们现在发现参加我们课程的人当中,有很多人是老师,包括我们也是跟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做过专门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老师的培训。上个月就有一个高中政治老师,他跟我说,他会把我上课讲的每一个字都记下,把课前讨论、课后作业全部都整理出来,因为他要分享给他的学生们听。刚才看到我们70%是女性,每次做课前讨论的时候,大家介绍为什么来参加我们的课,他们会说因为我是个妈妈,我想知道怎样让我的孩子变得更有理性,把他培养成更有理性的、合格的现代公民。
 
所以,今天来参加银杏年会的各位伙伴,大家都是有一些社会理想的人,我们都期望我们自己、我们的下一代能生活在一个更加良善的社会。那我们怎么样去到达一个更加良善的社会?我们所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种下一颗理性、包容、多元、平等的种子,它一定会在我们下一代人身上生根发芽。谢谢大家!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