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南方人物周刊——王莹:爱与尊严的重量,远胜过命数的长短

来源:银杏基金会

· 媒体报道

从汶川地震开始,王莹始终守护着癌症患者的人生终点。在面对生死抉择的瞬间,她渐渐懂得爱与尊严的重量,远胜过命数的长短。有过自我怀疑,跌入过失望谷底,但一切终会因为坚持而柳暗花明。

从2008年汶川地震的心理援助组开始,曾经做了8年广告设计的王莹,踏上了临终关怀领域的公益之路。她与搭档黄卫平联合创立上海浦东手牵手生命关爱发展中心,以对癌症患者的人文关怀为宗旨,与上海的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合作推动临终关怀、舒缓治疗服务,并促成了上海市相关政策的落地。

银杏基金会秘书长林红(左)与王莹

人物周刊: 你对自己的现状满意吗?

王莹:现状是动态的吧,始终是个满意和不满意的交替过程,对自己努力的成果感到欣慰、有成就感,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会惋惜。这些年的感悟是,努力做事,做事做人不是为了让别人满意和夸赞的,是因为自己想要更好。

人物周刊: 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你怎么看?你理解他们吗?

王莹:他们与我成长的年代有很大不同。但每一代经历的都不同,没有一模一样的,每一代都在为自己、为这个社会和国家做贡献,也在收获。鲁迅说过,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我为自己的爸爸妈妈自豪,他们努力辛勤工作,教会我很多做人的优秀品质,也非常感恩爸爸妈妈,为我的成长创造很多条件,操了那么多心。2008年,他们在完全不知道公益是什么、极度诧异和担忧我生活的情况下,依然支持我走上公益的路。记得当时父母说,回家总是有你一口饭吃的,去做吧。这让我庆幸自己做公益没有什么顾虑,他们支持我做喜欢的事。

人物周刊:对自己的(未来的)下一代,你有什么期待?

王莹:勇敢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使失败,可以再来,这和年龄合不合适没关系。

做事情会失误是正常的,吸取教训和经验,路才走得更远,这和运气好坏没关系。

自己、他人、社会、世界,首先要做好自己。走哪条路,在哪个领域发展是自己的选择,可以坚持,可以离开,这和别人怎么看你没关系。

社会是复杂多元的,除了黑白灰,还有五彩缤纷。多行走,看看世界之不同,学习万物之大同。即使经历黑暗,那也只是黑暗,这和别人的白天没关系。

还没自己的下一代,如果有了,我愿有幸和Ta一起成长。

人物周刊:对你所从事领域的前景怎么看?

王莹:看好,哈哈。做到第三年时产生很大的失望感,一直收到临终者家庭求问“哪里有病床”,觉得自己做的工作无法带来实际的改变,比如增加病床。直到2011年底,改变真的发生了。之后上海出台了相关的临终关怀、舒缓治疗政策,这才感到原来自己的努力是有用的,也深深感到前辈们在岗位上的那份坚持是那么珍贵。

现在全国很多医院开始启动临终关怀工作,这关乎我们每个人的福祉,我相信它会越做越好的。
 

人物周刊: 同龄人中,你最欣赏哪些人?为什么?

王莹:我能先说说我的搭档吗?他叫黄卫平,是他的果敢,让我有机会走上这条路。他不完美,但不假,坦诚得像个小孩,有时我也会为此抓狂。黄卫平一直勇敢地追求自我的完整,又像镜子一样,时常提醒我。从他身上,我学习到很多。

一个人能否真实做自己,勇敢完善自己,追求超越自己,这是我欣赏人的角度。

我是“银杏伙伴”,银杏基金会支持了很多像我这样的公益创始人,尽管在不同领域,但大家都非常出色和坚定,从她们身上我也学习了很多。不仅是欣赏,更多是钦佩。

人物周刊: 责任、权利和个人自由,你最看重哪个?

王莹:这些是对等的。选择做什么,是我的自由,也是我的权利;做了选择,就会有相应的责任要履行。这是个平衡的过程,需要时常自省。

人物周刊: 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

王莹:《不要用爱控制我》是我刚踏入心理领域读到的一本书,触动很大。面对以爱之名的要求,我一直很难以自己的真实心声回应,这本书加深了我对自己的认识,也增强了我的勇气。这也恰好呼应了临终关怀服务的一个重要理念,即尊重病人的选择和决定,家属们不能出于自己认为的爱,而剥夺病人自我选择的基本权利。

《心灵点滴》这部电影来自真人真事,主人公Patch Adam为追求实现人性化医疗服务,做出很多努力和探索,他提出的“幽默疗法”对我影响很深。在终点前,深情不一定深沉,深沉不一定深重,深重一定不是沉重。保持作为“人”的体验,而不是被疾病夺去所有。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也会用属于自己的方式走向终点,我们是服务者,亦是陪伴与跟随者。

人物周刊:你珍视自己的哪种品质?最想改进的一个缺点是?

王莹:认定的事就坚持努力,我也已从中收获益处。还有乐观,不过有时也会太乐观,哈哈,尽管经历了很多波折,但这点还在。还有着迷,对自己喜欢的事,不探个究竟,不死心。仔细想想,自己的品质值得自己好好珍视。

最想改进的缺点,拖延症……得改。其实是自己总想着做事前尽量有更多准备。如果是个人的事,那还好,但如果是和别人一起的事,可就不一样了,虽然是无心之为,但有时确实会让别人产生想法。这些年我在学着给别人多点回应,这点还做得不够好,我的搭档也经常提醒我。

人物周刊:最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哪方面?又最愿意将之花在哪方面?

王莹:忍受不了反复纠缠且重复的叨叨叨,一万个不愿意把时间花在这方面,所以有时,自己说话不多。

最愿意的,当然是探索。探索自己喜欢的,这不叫浪费,是享受。

人物周刊:现在的你,还有哪些不安和担忧?

王莹:在整理自己下一步的学习计划,也和机构在整理下一阶段的发展计划。眼前有很多路可以走,也有很多诱惑,我为接下来的选择有所不安和担忧,就像即将开始另一场比赛。现在,我把这个感觉称之为“合适的准备前兴奋”,以激励自己。送给读者一段话:

生有时,死亦有时;

我们会为自己的未来终点做怎样的准备,

不用等到那一刻才想,

此刻就可以,

人生没有既定的终点,

父母们为我们安排了降临世界的一切,

终将,我们为自己安排离开世界的一切。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