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项目动态

    自2011年成功立下公益环保诉讼第一案起,至2018年底,自然之友已提起环境公益诉讼42起,成功立案34起。张伯驹所做的,正是代表地球状告违法企业,为受伤的公地及健康可能受损的生命,夺回权利。 社会组织是起诉主体,代表的是“公众利益”。这种方式成本高、周期长。立案要充分准备,胜诉也不易,但这些案件往往在一些法律制定的窗口期,成为立法和司法的重要依据。 常州“毒地”案就是典型例子。
    编者按: 买到劣质产品,痛斥不良商家,投诉、差评……类似的事件每天都在发生。又是一年剁手季,摩拳擦掌的你是否察觉到缤纷购物页背后的危机四伏?姑娘们的口红、孩子们的小黄鸭,还没上桌的梭子蟹……它们都可能有“毒”—— 超标的有毒化学物质。 从超一线城市到四五线“下沉市场”,随各大电商平台的渗透,这些“毒”也流遍全国。《社会创新人物系列》第四个故事,我们关注民间环保组织“无毒先锋”创始人毛达,看看这位75后环境史博士,如何通过撬动电商平台,为中国消费者和更多地球上珍贵的生命“去毒”。
    编者按:远离北上,扎根偏远乡村,璐瑶辞掉了高薪工作,正在做一个鲜有人敢尝试的实验 —— 不计时日地陪伴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乡村儿童。璐瑶已经独自坚持了十年,通过建立“成长共同体”,陪伴了92名封闭、被边缘化的孩子。 《社会创新人物系列》第三个故事,关注这个成本极高、针对乡村封闭青少年成长的模式。不同于捐赠、支教等主流形式,矢志不移的“陪伴”,能否真正承托、点亮一个、一群,甚至更多孩子的人生?璐瑶已经有了一些答案。
    查看更多
    所有文章
    ×